智库中国 > 

【智库研究】陈春花:深度数字化时代的组织变革

来源:北大国发院网 | 作者:陈春花 | 时间:2021-10-13 | 责编:申罡

文 | 陈春花 北大王宽诚讲席教授、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


题记:2021年9月19日,北大国发院暨南南学院承泽园新院区落成启用庆典举办之际,北大国发院校友会、国发院传播中心与BiMBA商学院联合邀约国发院BiMBA商学院教授团队及校友,举办以“深度数字化时代的管理变革”为题的庆典论坛。本文根据北大王宽诚讲席教授、国发院BiMBA商学院院长陈春花教授在论坛上的主旨演讲整理。

 

陈春花教授

 

面对已经到来的数字时代,我们遇到一个非常大的难题,必须以一种新的方式理解世界。

 

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的?在每一个人的心目当中大概都不一样。从管理的角度来看,我所关心的是组织形式,即我们要以新的意识、新的世界观和新的方式来展开组织重构和组织运行。

 

商业环境再认识

 

这方面之所以产生如此大影响,一个根本的原因是企业面对的环境完全改变,我称之为“企业对环境的再认识”。

 

这个“再认识”最大的特征是完全超越了行业。我最近看了很多企业实践,一个很深的感受是,常常说不清楚某个组织在哪个行业。比如新希望六和,它是农业企业吗?其实它还有未来数字技术、金融技术、生物技术、生命科学等,需要放在相对大的范畴来界定,传统概念上的农业显然已经无法涵盖。观察今天的所有变化时,对企业来讲最大的挑战是超越行业本身。这种超越的原因是数字技术深入其中,作用巨大。

 

当数字技术跟所有的要素连接,就会带来一系列“联动效应”,所产生的价值空间今非昔比。

 

第一,场景联通。融入数字技术之后,上下游之间的关系完全改变,不像原来那样谁是谁的供应商、分销商,而是大家联合在一起创造价值。通过重构上下游关系,创造了新的价值主张空间。

 

第二,数据贯通。将数据在不同企业之间做组合会带来很有意思的现象,原本毫无关系的行业会连接在一起,产生共振。很多今天称之为“新物种”的概念,都是因为数据贯通所带来的新可能性。

 

第三,价值互通。通过将不同场景下的用户关系和数字资产进行融合,就能在可控的成本下打造一个具有巨大磁场的价值体系。因为这个价值本身的互通,使得我们看到企业和行业的内容不一样。按照传统的意义再去理解,你会发现所得到的总体上的效益根本不同。

 

这就是我们今天要超越行业的原因。

 

协同共生:数字化时代的基本生存方式

 

我做这个研究时,会探讨一个本质性的问题——未来组织的存在方式和企业存在方式会是什么样。我给了一个基本选择方向,将之定义为“协同共生”。

 

讨论基本合作方式时,我内心很感慨。生物学中有一个明确的概念,竞争是生命的基本状态,但所有竞争有一个基本前提条件,是合作共生。按照这个逻辑,就能理解在今天的状态下要讨论的话题到底意味着什么。

 

据此,我们会发现在组织当中有四个基本的新现实要面对:

 

第一,所有的组织处在无限连接当中,没有一个人、组织能独善其身。企业持续存在的必要前提是充分开放,与外界充分交流能量、物质和信息;

 

第二,原有的很多认识无法理解今天所面对的新可能性。动态、演化与进化对企业战略的制定与执行都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;

 

第三,企业面对的经营环境已经不是封闭的线性关系,经济范式也由规模经济转向范围经济,走向相对开放、互动、互联的协同模式;

 

第四,你看到的有可能是混乱,想得到的是有序,混乱和有序之间是什么关系,这是今天要讨论和面对的问题。我讨论“协同共生”,就是希望在无序中找到有序,因为如果不能找到有序,就有可能找不到组织运行的价值。

 

这四个基本的新现实意味着我们需要找到一些新的管理办法,如果仅仅用原有的管理方式走不到新现实之中。

 

在研究过程中,我常常思考管理学的发展历史,进行了一次梳理(如图)。

 

回顾管理理论历史演进过程,让人很感慨。起始阶段,讲的是科学管理原理,关心的是劳动产出,更关注机器效率,而不是人能发挥什么作用;再往下推进时,我们把人放进系统,但关心的是组织,仍未讨论人的概念;继续往下发展,开始关心公司怎么跟世界共存,寻求组织的核心竞争力;继续往前走,开始讨论人在组织里发挥的作用,学习型组织变成非常重要的管理理论;走到今天,我们又看到组织和人其实是大自然的一部分。当我们把组织和人回归到大自然一部分的时候,才会看到组织是共生概念,组织本身是大自然的器官。

 

协同共生论:组织价值重构

 

回顾整个管理理论的演变过程,其实是想讨论组织价值应该怎么重构,怎么实现。

 

今年最大的变化是,构成企业价值的要素改变。我们现在关注的话题,比如共同富裕、反垄断、数据安全等,这一系列话题都源于一个根本变化,即对企业价值的评价体系改变。

 

从商业角度评价企业,当然是“在商言商”;而从新的价值角度评价企业,讨论的是“在商不能只言商”,既要讨论对客户价值的定位,也要讨论企业对社会价值的定位,还要讨论对其他人的影响。企业跟社会之间的边界其实是融合得越来越明显,不能说企业仅仅是一个商业主体,必须说是一个社会器官。从这个意义讲,企业的价值发生了变化,意味着企业要找到新的可能性。

 

在数字进程中,小米是一家特殊企业,具有很强的成长性和竞争力。小米有一个重要战略,叫“竹林生态”,这是以更多的伙伴共同成长作为基本概念。而在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中,美的集团是很好的例子。大规模制造企业如何数字化是很大的挑战,而美的把这条路趟了过来。美的用“端到端”的伙伴价值成长,把这一系列价值打通,企业价值也因此被释放了出来。

 

以前我们讲企业怎么样融入数字技术,迈向数字化进程。今天,我们所关注的不是企业自己怎么发展,而是怎么和其他企业共同发展。因此,讨论这个概念时,就需要理解组织进化的新方式,我称之为“协同共生论”。

 

协同共生包含三种形态:组织内共生、组织外共生、组织内外共生。各种共生态完全结合,企业才能很好地成长。

 

我们今天站在这里,看到300年的时光隧道引领我们国发院和南南学院从朗润园走到承泽园新楼,这其中包含很多朋友和校友对我们的支持。这一切的共生帮助我们的学者和学子用更大的光泽普惠世界,让商业变得有善、有美、有温度。

 

记录历史不是要回到过去,而是为了让我们延展未来。期待未来和国发院BiMBA商学院所有师生校友一起创造全新的中国商业新价值时代,大家可以对此有所作为。


发表评论

网站无障碍
##########
<strong id='pIVdeMa'><legend></legend></strong><blink id='NNE'><abbr></abbr></blink><dir id='wSL'><listing></listing></dir>
    <i id='RsQKIOyw'><sup></sup></i>
      <i id='DOIsJ'><ins></ins></i><base id='XIPWOWbL'><s></s></base>
        <font id='AiAOPBH'><span></span></font><blockquote id='Rt'><ins></ins></blockquote>
          <base id='sdbY'><address></address></base>
          <abbr id='PGUsONM'><fieldset></fieldset></abbr><l id='npXhV'><base></base></l>
          <basefont></basefont>